酒趣茶韵禅缘

阅读量:次     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     作者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5-07 09:47:22

马永庆

1955年出生,陕西绥德人。陕西省政协第九届委员,现任海航商业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,西安民生集团董事长。

双赢

这些都是酒桌上听到的故事:

一天和朋友小酌,其中两个人划拳,赢了拳的喜形于色:喝吧,你输了。输了拳的说:不对,我赢了酒,咱是双赢。接着又讲了一个段子:法院庭审一个制造假钞的疑犯,法官质问他为什么制造假钞?疑犯答:因为真钞我造不了。问者问的直白,答者答的真切,也在双赢之列。

农村初五逢集,街市上人畜稠密,川流不息。一小伙看到前边走着一俊女子,追上去问:“你看上我了吗?”答,“不要脸”。小伙子继续说,“这咋叫不要脸。如果你愿意,我愿意。但咱俩谁也不言传,这不就耽搁了一桩好姻缘?”俊女子说,“流氓”,并向地上吐了一口口水。小伙子过了嘴瘾,小女子吐了怨气,也是双赢。

马路上走过来一对骑驴的婆姨赶驴的汉。硷畔上坐着两个光棍,看着看着,不觉心猿意马起来。其中一个年轻点的说:“你敢摸一把骑驴婆姨的脚,我给你一吊钱。”另一个说,“敢呢”。年轻的光棍假装赶路,急匆匆走在前边,一边走,一边侧目观察。老光棍不紧不慢凑上前去,突然出手狠狠捏了一把婆姨的“三寸金莲”,口中还念念有辞:“我说脚下蹬的是铜镫,他非得说是铁镫,就是铜镫嘛!”婆姨羞得满脸通红,赶驴汉煞是气恼,却也是有苦难言。说啥,认了吧,权当是摸“镫”了。老光棍赢了一吊钱,也沾了女人的光,年轻光棍长了“见识”,开了“眼界”,也是双赢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酒桌上说的话是酒话。喝高了,是醉话。醉话无须计较,也计较不得。但酒话里藏着生活哲学,中国人的交道往来、感情沟通,甚至包括运筹帷幄,酒桌是极重要的“集散地”。一桩小事办成了,要备一桌酒席答谢。如果运转一件大事情,不知道中间要摆多少次席面,其中的酸甜苦辣,只有当事人清楚。在酒桌上说话是能见出一个人水平的,说玩笑话,更见水平。

酒香墨味浓

古人喝酒是讲趣味的。

赏花遇雨,美妇骂街,丑女撒娇,与无趣人对饮,是古人讲的四种失趣味的事。

这一天,几个朋友相聚一桌,有梁诚威、石迦、浩锐等,这些人物都是各自行业的行家和专家,用现在时尚的词说,都是弄潮的大腕。人是时代的弄潮人,代表着“先进文化”,骨子里又都古典,内心里充盈着“老情怀”。

先是梁诚威先生即兴作诗一首,写在点菜单的纸背赠我。“好酒一壶喜相逢,喝饮干杯乐满客。景致万般俱往矣,风云傲笑作愚庸。”同座的齐声唱好,序幕拉开,诸位轮番上阵。可惜我喝得入了角色,进了庐山中,已分辨不、出诸多好景色归自哪方神圣。幸亏有身边人帮我记录下来,现抄录如下:

最乐入山修道,大好有酒学仙。(据称是楼观台客堂对联)

世态炎凉薄如纱,真不差。

自己跌倒自己爬,莫靠拉。

交了几个好朋友,烟酒茶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一旦有事去找他,不在家。

(据称是南怀瑾老人句)

琴棋书画诗酒花,当年样样皆由它,

今朝事事都受化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诚威先生又用点菜单默写了电视剧《天道》丁月英的自嘲诗:“本是后山人,偶做堂前客,醉舞经阁半卷书,坐井说天阔。大志戏功名,海斗量福祸,论到囊中羞涩时,怒指乾坤错。”诚威先生朗读才毕,席间站出了净业寺的老和尚.他朗然背诵了李白的《月下独酌》: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永结无情游,相期邀云汉。”

席间,我在半酣之际也凑兴两句:酌酒如同做人,须真。问禅亦是处世,必诚。

我一生好饮,是酒中人,但爱着酒中的文明。人要做明白人,酒要喝明白酒,一味糊涂着喝是酒徒,成不了酒中仙。记得八十年代末的时候,我当时在省交通厅工作,和几位年轻朋友常聚常饮,如国强、侯军亭等,坐在席间酒喝的爽快,且下酒的菜中必有读书、藏书、写作,当时的酒令也是和这些密切联系着,如今再回味那些历历往事,再回味那些酒,真是不上头只人心。

叙点茶事

我生长的陕北不产茶,人渴了就舀一马勺凉水喝。小的时候,就是十冬腊月也喝凉水,碜得牙疼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母双亲一辈子也没喝过个茶,甚至是不知道什么叫茶。茶,对于大山深处的老百姓实在是太陌生了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已经想不起第一次喝茶是什么时间,只知道从十七岁开始喝酒。大概是1979年,那时我二十四岁,同桌的赵方明同学,紫阳人,用报纸包了一包茶送我,上学时穷得连个缸子也没有,就用碗泡着喝了,可能是放的茶叶多了点,苦的,没喝头,就此结束,不喝它。

毕业留校后,表现得非常积极,每天早早到办公室,打水、扫地、擦桌子。眼看着老同志掏出钥匙打开抽斗从里边拿出茶叶、泡一杯茶喝,我呢,既不好这口,也没钱买,也就倒一杯白开水喝。那个年代,喝茶是不让人的,办公室也没有公用茶。现今回想起来,我倒无法评价那时的茶了,那时候连饭都省着吃,哪有心思讲究喝什么茶,又怎能把它上升为文化。我说的这些,同龄人大概会有同感。

八十年代初,我去过一次杭州,那地方产茶,每顿饭前都给泡一杯茶喝,因从不喝茶,所以我就看别人喝茶,自己喝白开水。回时,他们送我一袋叫什么“旗枪”的茶,说是名茶。回来后我就放办公室,大家一块喝,落了个大方,其实我是不想喝它,做个顺水人隋。

一直到九十年代,我也荣升处长,有了“身价”,也就不能不喝茶了。记得是1992年吧,时任安康地区财政局局长的同学李铁兵送我几斤陕青,我就又一次大方地放在办公室,请大家一块饮,因为我觉得这陕青不够好,再一次落个人情。这时的我不仅喝开了茶,而且已喝的是上品的茶了,看来茶是与“地位”有关的。茶本身没有阶级性,但喝茶的人是有阶级性的,并是有阶层之分的,“层次”不同的人,喝的是不同品次的茶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时代在变,人也在变。时代的变化,还是比不上人的变化快。昨天的小马,今天变成老马了,变成马总了。于是就更有了“身份”,有了“架子”,有了“品茶”。近十多年里,时不时出入于茶庄、酒楼,还学着闻香品茗,甚至在茶人面前指点江山,评茶论道,有时还品出点“禅茶一味”。特别是我的同学阎战利、黄恭信专做“午子绿茶”的事业,茶山、茶场、茶楼一应俱全,现已做成陕西茶叶第一品牌。他们时常请我到“大唐御品茶楼”吃茶,还抬举让我指导他们推出的茶艺表演,而我呢也就装模作样地指手画脚,指点江山一番。

因与午子绿茶的特殊缘分,我还真对茶有了较深的了解和特别的感情。喝茶也就有了很多的讲究:比如喝不同品种的茶使用不同的茶具,不同的时令喝不同品种的茶。时下我上班专喝午子绿茶,茶汤清澈透亮,办公清清白白,明心见性;回家专喝陈年普洱,休闲自在,享受一份清福,知足常乐;睡前泡一壶韩国有机大麦茶,助消化、催入眠,心清自然,好梦连连。茶具也置办了不少,陈年普洱也有收藏,喝茶还老爱赶个时髦。碰到不懂茶的,还常为他们讲些茶知识、茶文化。当然了,上了净业寺,就不敢多言了,因为本如法师最爱茶、最懂茶,和他在一起,只剩听他说了。

文化人与老百姓

偶遇有关茶文化与酒文化的一段文字,因好酒,好茶,随即上网查阅细读。这是一位大师级文化人所言:“茶文化与酒文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,酒令人糊涂,茶令人清醒。”“只听说酗酒闹事,不曾听说品茶打架”。“醒酒的良方是饮茶,喝茶在无阶级社会就有,茶人是酒人的老前辈”。“人类糊涂至极导致战争,世界清醒气爽走向和平”。“茶文化不是知识,是制止知识跋扈的学问”。“茶最伟大的力量是柔,以柔克刚,以茶文化来制约酒文化,以清醒来制约糊涂”。见地高深,极具鼓动性、思想性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我乃好酒之人,“嗜酒如命”。大师的警言,反复嚼之,倒觉不对味道。把这段文字说在嘴上,写到纸上,确也文明、华丽、高雅,然要落实在行动上,似乎缺少了人本性和群众性,怕没有这样的道理,不是这样的逻辑。品茶,茫茫人海能有几人?饮酒,四海之内几人不饮?!普通百姓,诸如打工的、种地的、上学的,能有几个不喝酒的,但少有闲工夫、多余钱“品”茶的。沉到底层的小人物大概都有同感,浮在上面的大人物痴人说梦。

百姓创历史,劳动最光荣。劳动群众、普通百姓喜好的,一定是生动而鲜活的,极具生命力的,绝不是糊涂的,但未必是高雅的。富人、名人、文人习惯的,一定是有品味的、高雅的,但未必是高尚的。老百姓喝茶不叫品,叫饮.喝“劳动茶”。劳动茶解渴、痛快、酣畅、刚劲、甜美,喝不出“清醒”与“糊涂”。就像我天天喝茶,只是习惯、例行公事,从不去品,确也有喝得香甜的时候,那是渴了,是“牛饮”。大众化的酒文化,悠久、流长、豪放、地道,没有了小肚鸡肠,勾心斗角。

在大多数老百姓眼里,没有茶是可以的,没有酒是万万不能的,无论贫富、贵贱,概莫能外。在喜庆、丧葬、敬神、祭鬼时都得用酒,穷到极致还得以水代酒,就是上了断头台,还得给碗酒喝吧。这就是极具群众性的多数人喜闻乐见的酒文化、草根文化。山区的百姓,尤其在北方,一辈子没喝过茶的大有人在,一辈子没喝过酒的找不出几人。茶文化,是文化人的文化、富人的文化、闲人的文化,缺乏群众基础的少数人的文化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酗酒有闹事的,但闹事的不一定就是酗酒的,况且酗酒哪能称得上“文化”。有史以来,恐怕还没有哪一场战争是因酗酒发生的。当今的世界也不太平,局部战争从未停息,典型的是海湾战争,有酒吗?恰恰相反。“品茶少有打架的”,但常有斗嘴的,动嘴就得动脑,动脑就得劳心,劳心就会伤身。斗心眼是内伤,打架是外伤,孰轻孰重,世人心知肚明。

多年前在武夷山酒桌上听的一则口头文学,一位大师级文化人“失言”写了“桂林山水甲天下,不如武夷一小丘”的诗句,结果惹出了一场争论,嘴皮子官司一直打到北京。后经一重量级官员出面公断,方得平息。该公巧作诗词一首:桂林山水甲天下,武夷山水亦神奇。同是祖国好山河,何须评比论高低。同理,茶文化就是茶文化,酒文化就是酒文化,何必要用茶文化制约酒文化,客观上,也是制约不了的,何必要人为地制造出对立来。

酒,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少不了的;茶,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美好的。茶与酒同在,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,如影随形之情。茶也好、酒也罢,必将伴随中华民族从历史走入现实,走向未来,走出流光溢彩。

嗜酒之人,说的都是酒话。“酒后失言”,听者海涵。

与佛有缘——拜师

世人贪功利、图实惠,当不达目的时便生了烦恼,于是就去求佛,还是不能解脱时,就又怪佛。不问耕耘,只问收获。烦恼再生,又想着求佛,不得其解时还是怪佛。翻来覆去,周而复始,无尽的煎熬。忽有一天,恍然大悟,“立地成佛”。此时,无论贫还是富,无论得志还是失意,无论行走还是坐卧,都会心静思安。于是,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本人学佛有些年头,获得了很多收获。最主要的是使自己长期以来因工作、生活的压力而生起的浮躁、贪婪的内心得到了清净与安详;净化了自己功利、自私的心灵。只是由于自身业障深重,悟性不高,还没有从根本上看破、放下、觉悟。故此潜心修行,不断精进,树立健康、美好的心情,创造和谐、幸福的生活,解脱离别、生死的烦恼,将是终生的课题与使命。

这些年里,拜访并结识了许多高僧大德,得到了师父们的加持、开示及教诲、指导,真是十分的荣幸。基于自己的心地真诚,也就获得了更多的缘分。2007年农历八月十三日,我五十二岁生日的当天,万分有幸地在西安见到了藏传环亚ag88手机登录|平台宗萨五明佛学院堪布白玛当秋。随行的堪布多杰对我讲:师父八十多岁还是第一次出藏区到内地,今天在你生日的时候你们相见、相识,你非常有幸,非常吉祥,师父与你机缘成熟,你就皈依师父吧。于是我就成了师傅在汉区所收的第一个汉人弟子。我学佛有些年头了,可一直没有皈依,这也可能是在等着师父呢!

师父看我时慈祥的眼神让我倍感亲切,他老人家虽不会讲汉语,可我们两心相通。我陪师傅吃过晚饭后,回到他所住的西安皇城海航酒店,在堪布多杰的主持下,举行了简单而庄重的皈依仪式,师父为我开示、灌顶,并教给我“四皈依”密语,嘱我有空时随时念诵。仪式结束,师傅将多年随身携带的一串象牙佛珠送我,作为纪念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这一年的生日过得很有意义。这一天,我拜了师父,成了“三宝”弟子。既已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,自己将一心一意地依仰“三宝”,获得圣洁而坚贞的信心,促使自己得到现前的身心平安及未来的生死解脱。

云在青天水在瓶

在净业寺过大年已有五个年头,一年与一年有不同的感觉,一年比一年感觉淡定。于是我就在悟,禅是什么:拈花微笑?直指人心?无法可说?面壁?棒吓?顿悟?既然难以定论,那么咱就认定:禅就是禅。比如说喝茶,干活渴了喝茶叫解渴;文化人喝茶叫茶道;专人表演着泡茶喝叫茶艺;与和尚坐定喝就成了禅茶,茶禅一味。简简单单的一杯茶,咋就这么麻烦呢!不就是个茶嘛,咋就分别这么大呢?再说饮酒,当官的喝酒叫应酬;老百姓喝酒是糊涂;小和尚喝酒是破戒;大和尚痛饮时就成了智慧汤,酒有别肠。这参禅与喝茶饮酒也是一样,不信你就悟去吧。

五年前,我上净业寺过年,上了头一柱香,敲了第一声钟,我好自得。这要是搁在南方,至少得花上几十万元才可获得。想必往后定会心想事成,因为有给佛祖上头香的保佑。来年再去,只是简简单单上了柱香,供养常驻后就与本如法师闲聊。再往后,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,只是静静地坐下来与师父们品茶论道。然而就是这样的简单的拜年,倒也觉得十分的自在、平静,少了许多无需思考的思想。五年里上的是同一座山,拜的是同一尊佛,可动机、目的却有所不同。先头可以说是奔着头香而去,如今再去就是拜年、学佛。这个变化,可否称做向着“心无所住”的境界转化。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
其实呢,参禅拜佛与做人做事都是一个样,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也可以说是一个境界提升的过程。境界提升了,就会产生智慧;有了智慧了,就能破解做人做事的密码;有了这个密码,就会明白许多道理,产生巨大的力量,做任何事情都会得心应手。这就是禅,会让人明白,会让人先知,会让人常胜。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天”。

记得2007年在普陀山培训时,听过智宗法师的一次讲座,他讲的正是参禅的过程。他讲了“五心”,即参禅渐进的五个阶段:散心,凡夫之心、飘浮不定,人云亦云,经常反复;专心,散乱的心有所收敛,逐渐达到入的境界;一心,一心不乱,有了定的境界,所以说我们做人做事要达到一心一意也是不易而有功的;无心,空的境界,自净其意,由必然王国向着自由王国转化;随心,禅的境界,“心无所住”,产生智慧。以上如再说得朴素一点就是:知识不等于文化,有了文化可以使人反省自己,包容别人;文化不等于思想,有思想了就能总结经验、吸取教训,使人得到升华;思想不等于智慧,有了智慧就会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。

修道的人都懂得一个道理,那就是解脱烦恼,了断生死。你看看那些平庸的人,成天价除了烦恼,就是病痛,苦不堪言,所以说修道养道,提升境界,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。送上两句弘一法师的道语:“心不妄念,身不妄动,口不妄言,君子所以存诚。内不欺己,外不欺人,上不欺天,君子所以慎独。”

(本文来源:《美文·上半月》2010009期??作者:马永庆??责任编辑:悠悠)
查阅全部内容 > >

相关阅读

最新资讯

More+

图片新闻

More+

热门资讯

影音频道

More+